1. <em id="yd9gk"></em>
      <em id="yd9gk"></em>

      1. <tbody id="yd9gk"></tbody>

        汪濤丨全球視野下的中國經濟:亮點和機遇

        2020-09-05 14:10:12    來源: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關注

        • 分享到:

        中國經濟面臨著諸多挑戰…

        中國經濟正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新冠疫情、中美關系惡化、全球經濟衰退、脫鉤壓力上升,以及美國科技出口限制收緊等。此外,今年中國的杠桿率也可能大幅上升。那么,投資者為什么還要關注和投資中國呢?

        …但同樣存在很多機遇和亮點

        我們認為,中國經濟有望持續保持較快速的增長、國內消費市場體量和發展潛力巨大、技術不斷升級、數字化提速、改革開放推進,以及中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仍有充足的政策儲備和空間可以應對外部沖擊和債務風險,這些都是國際投資者不可忽視中國的理由。

        需要關注的風險

        我們認為中國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包括地緣政治風險大幅升溫,對華科技限制大幅收緊或者脫鉤壓力明顯增加等。不過,我們認為更需要關注的應是中國自身的發展和戰略。只要中國繼續通過深化改革不斷促進國內生產率增長,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并繼續擴大開放以加強和全球經濟的深度融合、吸引外商投資、培育國內競爭,那么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應不會改變。

        中國經濟正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新冠疫情、中美關系惡化、全球經濟衰退、脫鉤壓力上升,以及美國科技出口限制收緊等。此外,今年中國的杠桿率也可能大幅上升。那么,投資者為什么還要關注和投資中國呢?如何理解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我們認為,中國經濟有望持續保持較快速的增長、國內消費市場體量和發展潛力巨大、技術不斷升級、數字化提速、改革開放推進,以及中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仍有充足的政策儲備和空間可以應對外部沖擊和債務風險,這些都是國際投資者不可忽視中國的理由。

        中國的經濟增速料將超過其他大部分主要經濟體

        中國最早走出疫情影響。隨著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今年二季度中國經濟在一季度大幅下跌后強勢反彈,除零售和部分服務業領域外的經濟活動基本恢復到了正常水平。同時,由于中國供應鏈韌性較強、防疫物資出口強勁,以及電子產品需求增加,中國出口的表現也強于預期。我們預計隨著經濟活動進一步恢復常態,以及政策效果的進一步顯現,三至四季度中國GDP同比增速將繼續反彈至5.5-6%(圖表1)。雖然經濟的環比反彈勢頭可能會有所減弱,但如果疫情能繼續得到控制,那么受益于低基數,明年GDP增速有望達到7.6%。

        未來幾年,中國的潛在經濟增速可能會有所放緩,但中國可能仍是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最大的經濟體。在未來十年中,我們預計中國潛在經濟增長率將逐步放緩至4.5%(盡管2021年可能大幅反彈),但這仍意味著中國對全球增長的貢獻會超過30%,正如同過去十年。支撐中國這一潛在經濟增速的主要因素包括:1)雖然勞動年齡人口在下降,但我們認為勞動力將持續向生產效率更高的領域轉移,而且勞動力的受教育和技能水平也會進一步提高;2)中國的人均資本存量(和勞動生產率)相對于發達經濟體仍處在較低的水平,我們認為國內的高儲蓄將繼續支持投資增長,推動人均資本存量提升。當然,相比以往,未來挖掘有投資潛力領域的難度可能更大,因此創新和改革也尤為重要,而投資和GDP增速可能會放緩。

        美國對華科技限制拖累增長,但中國2030年GDP總量仍有望達到26-28萬美元。如果美國對華科技限制進一步收緊、中美脫鉤壓力繼續上升,我們估算這會拖累中國2021-2030年平均潛在經濟增長率每年0.3個百分點至4.5%。即便如此,到2030年中國的GDP總量仍有望較目前翻番、達到28萬億美元。取決于科技限制嚴格程度和波及范圍、以及中國如何應對,在悲觀情形下,科技限制的實際拖累可能還會再增加至多0.5個百分點;如果未來十年中國實際GDP增速平均為4%、平均通脹2%,假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變,2030年中國GDP總量也可以達到26.5萬億美元。

        中國消費及國內市場的崛起

        過去十年,中國對全球消費市場規模增長的貢獻最大… 過去十年來,中國一直在推進將經濟從出口和投資主導轉向由內需和消費拉動,且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效。消費和服務業占中國GDP的比重不斷增加(圖表4),整體消費市場的規模從2009年的2.6萬億美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8萬億美元,增幅略超美國(圖表5)。

        …未來十年也料將如此。近期政府大力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我們認為這是在外部環境惡化的情況下,將內需作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引擎。這需要國內繼續通過深化改革提升整體經濟的市場化水平、提高生產率、加強對民營企業的保護,并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體系以提振消費。到2030年,我們預計中國整體消費市場規模將增長8-9萬億美元至17萬億美元。

        中產階級的壯大有望為服務中國市場的企業帶來更多消費需求。雖然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約有6億人的月均可支配收入不高于1000元(即年度可支配收入1650美元),但年度可支配收入在5000美元以上(或家庭可支配收入在1.5萬美元以上)的人數已從2009年的1.3億增加到了2019年的6.2億。我們預計到2030年,該人數將進一步增加至9億人。同時,我們預計年度可支配收入在10000美元或以上(家庭可支配收入在3萬美元以上)的人數也將從2018年的2.8億人增加至6.8億人(圖表6)。

        部分消費趨勢加速形成、新趨勢浮現。UBS Evidence Lab最新一期中國消費者問卷調查顯示(數據鏈接):1)消費者更愿意增加服務類消費,尤其是與健康、自我提升(如運動健身、教育)和體驗相關的服務;2)即便疫情影響之下,消費升級趨勢仍在延續;3)數字化提速,網購、線上娛樂和其他服務類消費大幅增加。此外,瑞銀360團隊認為中國面臨一場“新零售”革命,中國互聯網巨頭正在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手段來擴大自己的線下生態,而傳統的線下零售商業也在加速數字化轉型,以在高度競爭的市場中提高自身的經營效率。

        數字化和科技升級

        中國的數字化進程正在提速。UBS Evidence Lab中國消費者調查顯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線上商品和服務消費顯著增加,即使在疫情受控、出行限制放寬之后,這一趨勢仍得以延續。瑞銀互聯網團隊預計中國線上零售額和在線消費滲透率將進一步增長,2022年線上零售額有望達17.9萬億元、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33.5%,2024年在線消費滲透率可能進一步增長至40%左右。UBS Evidence Lab最新一期全球個人電腦購買意向調查(數據鏈接)顯示,近幾個月里,中國家庭已經升級了家中的電子產品系統,65%的受訪者打算在未來6個月購買新的個人電腦。這都表明中國家庭正在配備更好的硬件產品,以適應疫情期間及之后的居家辦公、遠程學習和在線休閑娛樂。

        隨著消費者行為演變,企業也正在結合數字化服務轉變其商業模式——如新零售、智慧教育、自動化餐廳和生物識別支付等。我們認為消費趨勢的加速轉變或將帶動企業對人工智能、5G 和物聯網技術的需求和依賴,如果得以順利施行,“新基建”也能進一步助力企業運營轉型和消費行為升級。譬如,5G技術傳輸速率更快、延時更短,可以促進電子健康、物聯網服務和工廠自動化等產業的加速轉型。中國計劃從2020年起擴大對“新基建”領域的投資,我們估算包括5G基站、數據中心、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在內的“新基建”投資總額今年或將達到1萬億元。

        在中國技術升級的過程中,自動化、產能升級和產品精細化可以說尤為重要。在過去的20年里,通過積累資本(機械和設備)、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和融入全球市場競爭,中國已逐步提升了制造業價值鏈。受此影響,中國產能不斷擴大,高端制造業出口份額也有所提升(圖10)。在自動化方面,中國也正迎頭趕上,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企業安裝了15.4萬臺機器人,而同期日本和美國分別僅安裝了5.52和4.04萬臺。中國作為工業自動化設備供應商的市場份額也在不斷增加——瑞銀預計2020年年底,中國工業自動化設備市場里17%會來自國內供應商。不僅在工業應用,餐館、醫療保健和物流領域的自動化應用也快速發展。朝前看,中國研發支出與日俱增(圖11),坐擁大量STEM專業(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研發人員和畢業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數據顯示2018年STEM畢業生有440萬人);并且非常重要的是,中國巨大的市場體量使得這些科技進步及創新更易于商業化,我們認為這些因素都可以支撐未來中國持續進行技術升級和創新。

        美國對華科技限制的進一步收緊帶來了一定挑戰,但也將帶動國內增加相關投資。美國已將許多中國公司列入了“實體名單”、包括科技巨頭華為,并收緊了對華技術出口的限制。未來數年,中國可能越來越難以從美國和其他國家獲得先進技術,這可能將阻礙部分產品的生產,并拖累中國的生產率和GDP增長。不過,我們認為限制收緊也可能帶動中國增加在相關領域的研發和投資。雖然這些投資在初期可能不會獲得立竿見影的成果、并且可能產生高額費用,但從長遠來看,這些投資有望提升國內生產能力、并推動技術持續升級。中國不僅擁有巨大的市場規模和人才儲備,還在不斷增加科技領域的投資、放松監管環境、提高知識產權保護,這些因素也都有助于中國應對外部挑戰。

        宏觀政策和改革開放

        相比其他多數主要經濟體,中國仍有充足的政策工具來應對未來可能受到的沖擊。由于擔心過度的刺激會帶來副作用,疫情以來政府吸取了過去的經驗教訓,將政策重心主要放在疫情防控、幫助企業盡快復工復產上,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規模相對溫和,尤其是和本次美國的政策寬松以及金融危機期間中國的大規模刺激相比(圖表12-13)。盡管近幾年持續上升,2019年整體政府部門債務占GDP比重為73%(包括地方政府隱性債務)。2020年政府為應對疫情影響又出臺了一系列財政寬松措施,不過我們預計今年整體政府部門杠桿率僅略高于80%,仍基本可控。貨幣政策方面,相較于其他主要經濟體,中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也更為溫和,且仍有進一步降準的空間(目前大型銀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為12.5%)。鑒于國內利率水平較零利率仍有相當大的距離,央行仍可通過降準和其他流動性操作來確保流動性的合理充裕,并且也可以通過窗口指導等方式來鼓勵銀行增加信貸投放,我們認為目前中國沒有實施量化寬松或直接將財政赤字貨幣化的必要(圖表14-15)。

        今年中國杠桿率可能明顯上升,但短期內系統性風險較低。我們估算今年中國整體債務占GDP的比重可能會上升25個百分點(參見《中國熱點問題解析》),加上中國的宏觀杠桿率已經明顯高于其他大部分主要新興經濟體,許多投資者對中國債務問題的擔憂重現。不過,如我們此前所述,我們認為短期內發生系統性債務風險的概率依然較低,原因包括:1)中國經濟反彈可以遏制杠桿率上升的勢頭,實際上,我們預計2021年宏觀杠桿率將大致企穩;2)中國的儲蓄率依然較高,且大部分債務屬于國內債務;3)資本外流的管控依然存在,且國內外利差可觀、國內市場的不斷開放應能吸引更多外資流入,帶來更多流動性;4)銀行的國有化程度較高,且政府對主要銀行和債務人有較強的影響力,有助于幫助企業與銀行有序開展債務重組,減少違約的大規模爆發、并防止負面連鎖反應。長期來看,如果中國經濟增長潛力得以釋放、改革開放持續推進,我們認為中國經濟的系統性風險將依然可控。

        中國已經加快對外開放步伐,預計未來將繼續推進。雖然中美關系趨緊和疫情爆發帶來了不少挑戰(參見《如何看待供應鏈轉移和脫鉤的影響?》),但中國對外開放的步伐仍在加快,包括頒布了新版《外商投資法》,對外資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 “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取消金融機構外資持股比例上限,取消QFII和RQFII的額度限制,以及加強股票/債券市場互聯互通等。我們相信中國將繼續擴大對外開放,吸引更多外資企業和外國投資進入中國市場(二季度境外證券投資凈流入600億美元以上)。此外,中國還將進一步降低或取消國內市場準入,吸引資金流入,有助于支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勢偏強(參見《下半年人民幣匯率何去何從?》)。此外,即便中美關系進一步惡化,我們認為中國也不會對在華美國企業采取反制措施。

        結構性改革將支撐中國長期經濟增長。最近中國更加注重推動要素市場改革,包括放松大城市落戶政策、全面推進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直接入市、通過并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等。戶籍和土地改革,以及社保體系的進一步完善應能為農村人口和農民工創造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和就業環境,進而增加勞動力供給、提振消費活動。如果進一步的國企改革措施能得以落實,這將有助于為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營造更為公平的營商環境。我們認為推進上述改革將至關重要,有助于推動打破相關既得利益者的固有市場格局、增強市場競爭和活力、推動中國經濟的長期增長。

        風險與挑戰

        未來幾年中國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地緣政治風險上升,尤其是中美關系進一步惡化。中美關系趨緊以來,美國已經上調了關稅、收緊了對華貿易政策、加強了對華科技限制,這使得部分在華/來華投資受限、脫鉤壓力上升??傮w而言,中美關系不確定性上升可能會打擊市場情緒,拖累企業投資。地緣政治風險,尤其是中美關系進一步惡化,可能不僅會沖擊中國金融市場,也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不過,我們認為地緣政治沖突大規模爆發的可能性很低。

        脫鉤壓力上升可能加速供應鏈轉移。近年來全球化的步伐已有所放緩,為適應國內經營成本的上升和經濟結構調整,一些企業已將部分產能搬離中國,供應鏈轉移已經開始(詳見《如何看待供應鏈轉移和脫鉤的影響?》)。UBS Evidence Lab企業家問卷調查顯示中美貿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全球供應鏈與中國脫鉤的壓力。短期來看,我們估計供應鏈轉移和企業推遲在華資本支出對中國制造業投資的直接拖累可能為2個百分點(瑞銀預計今年制造業投資下跌5%),再考慮到對相關行業的溢出效應,實際影響可能更大。不過,我們認為,依托中國市場巨大的體量和發展潛力,一些企業也會將生產遷入中國。此外,我們認為供應鏈轉移對就業的整體影響相對有限,服務內需的行業增長有望抵消部分拖累。

        科技脫鉤可能拖累中國潛在經濟增速放緩。對部分關鍵行業的零部件和資本品而言,中國確實依賴于從美國及其他主要發達經濟體的進口。如果被迫脫鉤,我們相信中國可能最終會建立自己的生態體系、并實現進口替代。但是,如果無法順暢地獲得先進技術和高科技設備,未來幾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會放緩——生產率增長放緩、潛在經濟增長率降低。在悲觀情形下,脫鉤(尤其科技領域的脫鉤)可能會額外拖累未來幾年潛在經濟增長率每年0.5個百分點。未來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脫鉤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不僅取決于中國自身的政策應對和科技創新,還將取決于美國盟國對脫鉤的參與程度。不過,隨著改革開放的持續推進,我們認為中國經濟有望保持其競爭力,并利用巨大的市場體量和發展潛力吸引更多外資流入。

        說到底,盡管面臨外部風險,投資者最需要關注的還是中國自身的發展和國內戰略。只要中國繼續通過深化改革不斷提升國內生產率,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并繼續擴大開放以加強和全球經濟的深度融合、吸引外商投資、培育國內競爭,那么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應不會改變。

        (責任編輯:田甜)
        標簽: 汪濤 中國經濟 亮點和機遇
        • 分享到:

        資訊編輯:田甜 15981879377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信息僅供參考,不作為直接決策建議。如無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聯系與處理。

        Copyright ? 2005 - 2019 中鋼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國咨詢/投訴電話:400-700-8508 E-mail:kf@zgw.com 豫ICP備 14018983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702002121號

        可以提现的棋牌